器官捐赠,卫生健康委

新华社广州8月1日电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有关负责人郭燕红日前在广州召开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国肾脏移植术后1年、3年肾存活率分别为97.9%、92.65%,达到国际较先进水平。以器官移植为代表的器官功能替代治疗取得较好成效。

中新网7月31日电
今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介绍,今年前6个月我国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已经达到了2999例,近3000例。全年有望突破6000例。今年前6个月,我国已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达到9196例,与去年同期相比提高了18%。

蔡勇说,现在不少人的观念还比较保守,受到“留全尸”“轮回”等传统观念的影响。即使逝者生前已明确表示过其愿意捐献器官,只要家属或家族中有一个有话语权的人反对,也不能进行器官捐献。还有的案例,家属考虑到家庭和社会舆论压力,不愿意承担毁坏至亲身体完整性,出卖亲属器官这样的罪名,故而放弃器官捐献。对此,蔡勇表示,社会价值观需要引导,目前亟须改变人们的观念。

各种因素导致的器官功能丧失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疾病之一,采用仪器、人造器官或人体器官代替因疾病而丧失功能的器官成为这类疾病的主要诊疗手段。“我国已建立符合国情、文化和社会治理结构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实现了器官移植‘量质双升’。”郭燕红说。

此外,截止到2018年6月底,全国施行多器官联合移植,如心肺联合移植、肝肾联合移植等,已经达到了800多例,可以说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取得了显著成绩,实现了捐献数量、移植数量以及移植质量的大幅度的提升。特别是随着手术的创新、诊疗技术的创新和进步,同样获得了国际的认可,取得了国际瞩目的一些成就,达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的肯定和认可。

捐献器官是对病人和家属最大的恩赐。人一旦去世,他所有的器官对死者已再无维持生命的功能,但对等待移植的患者来说,是他们延续生命的唯一希望。不管是传统的土葬、火化,还是新兴的海葬、树葬等都是处理遗体的一种方式。器官捐献也是对遗体的一种处理方式。“人体器官捐献是生命的延续,让急需器官移植的患者重获新生。”

郭燕红还表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实施心肺联合移植、肝肾联合移植等多器官联合移植已达800多例,相关手术和诊疗技术持续创新。

四是以器官移植为代表的器官功能替代治疗取得了显著进展和成效。众所周知,各种因素导致的器官功能丧失已经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疾病之一,采用仪器、人造器官或者人体器官来代替因疾病而丧失功能的器官成为这类疾病的主要的治疗手段,目前血液透析、人工肝、体外膜肺养合等器官功能替代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临床。人体器官或者人造器官移植也取得了重大进展,特别是人体器官移植,我国于2015年成功实现了移植器官来源的转型,使得公民逝世后器官的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合法来源,也就是说所有移植的器官均来源于公民自愿捐献。目前我们已经建立了符合国情、社会和社会治理结构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并实现了器官移植的量、质双升。

新京葡娱乐场官网 ,接力生命,看看国外怎么做

郭燕红指出,应该讲,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促进了医疗质量和专科能力的提升,目前我国医疗技术发展应该说重点体现在以下四个主要方面:

“从数量上看,2015年,也就是实现器官移植根本性来源改革的这一年,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是2766例,在2016年就达到了4080例,提高了将近一倍。”郭燕红说,2017年我国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达到了5146例,年均增长速度已超过20%,捐献例数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二。

而另外一方面,胸腔镜、腹腔镜、消化内镜、支气管镜以及血管介入等微创、无创手术不仅在我们所有的三级医院得到了广泛应用,而且已经下沉并普及到了我们的县级医院,我们现在超过50%的县医院也可以开展胸腔镜手术,有6千多所医疗机构可以开展消化内镜的诊疗,基本实现了县级医院的全覆盖。

蔡勇希望能加大对器官捐献的宣传力度。他说,当前媒体对器官捐献宣传少、普及面小,公众对器官捐献的认知还不够,很多人不清楚器官捐献的具体定义以及哪些器官能捐献。“浙江在这方面的先进经验值得学习,比如车体广告,车站等平台平面和多媒体宣传,举办各种公众活动来跟踪和深入宣传器官捐献。”

从数量上看,2015年,也就是实现器官移植根本性来源改革的这一年,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是2766例,而在2016年我们就达到了4080例,提高了将近一倍。2017年我国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达到了5146例,年均增长的速度已经超过20%,捐献例数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二。每百万人口年捐献率已经从2010年的0.03%上升至2017年的3.72%,今年上半年的捐献例数又有提升,今年前6个月我国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已经达到了2999例,近3000例。全年有望突破6000例。在器官移植方面,2017年我国具有器官移植医院资质的医院已经达到了178所,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6万例,在这1.6万例的器官移植手术当中,86%的器官是来源于公民逝世后的自愿捐献,14%是来源于亲属间的活体捐献,我们的手术量也居世界第二。而今年前6个月,我国已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达到9196例,与去年同期相比提高了18%。随着我们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例数的不断提升,我们的临床器官移植手术量也在同步地不断提升。为人民群众特别是那些器官衰竭的患者带来了极大的福祉。如果按不同器官来看,2017年我们的肾脏移植已经达到了10793例,其中CDCD肾脏移植是9040例,亲属间的活体的器官捐献的肾脏移植为1753例。肝脏移植手术的总例数在2017年达到5149例,其中公民逝世后捐献肝脏移植的手术是4405例,而亲属间的活体肝脏移植手术是744例,应该说肝、肾移植手术量这几年数量在不断地提升,而肺脏移植增长量也是非常地迅速,2017年肺移植的手术达到了299例,与2016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6.6%,心脏移植2017年是446例,与2016年相比增加了21.2%,可以说,我国大器官移植,心、肺、肝、肾都有大幅度的增长。再来看移植的质量,我国肾脏移植术后一年、三年肾存活率分别已经达到了97.9%和92.65%,居国际前列。而我国肝移植患者术后一年、三年、五年的生存率分别为84%、75%、71%,国际上报道的患者术后的一年、三年、五年的生存率分别是83%、76%、71%,也就是说我国的肝脏移植术后的一年、三年、五年的生存率达到了国际上报道的水平。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教授也多次表示,希望有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支持我国公民器官捐献的倡导工作。

比如广东省人民医院在复杂性、先天病领域应用虚拟现实技术和3D模拟打印技术相结合,构建了3D可视化的辅助诊疗系统,在近20例复杂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外科手术当中得到了应用,实现了术前规划与手术种手术方案的一致,并发症零发生,结果是令人鼓舞的。昨天我们的记者朋友也到了我们医院的现场实地去了解了我们的3D打印技术带给手术的安全化、精准化和便利化。像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牵头研发了微循环成像系统,实现了对休克患者的床旁直视下微循环监测,有效提高了重症休克患者的早期诊断及救治的成功率。该院严重的脓毒血症患者的救治成功率已经达到90%以上,优于国际上报道的30%到70%。昨天大家现场也看到了这个技术在临床的实际应用状况。

据统计,2017年,我国实施的1.6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中,86%的器官是来源于公民逝世后的自愿捐献,14%是来源于亲属间的活体捐献。今年前6个月,我国已实施器官移植手术9196例,手术量也居世界第二。

一是微创、无创技术快速发展。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医学发展呈现出内科外科化,外科微创化的趋势,而与传统的手术方法相比,微创、无创技术显著降低了手术风险,患者创伤小、疼痛轻、出血少、康复快,是国际医疗技术发展的重要趋势之一,所以有专家讲我们在外科领域已经进入了微创外科时代。目前我国微创、无创技术已经覆盖了绝大多数专业,一方面内镜、介入等部分技术已经达到或领先于国际水平,比如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无管化微创外科手术理念,患者在术中无需气管插管、无需插导尿管,术后无需放置胸腔引流管,实现了部分早期癌症患者治疗比治疗感冒还快的效果。

每年30万缺口,仅能移植1.6万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